美国日益焦躁是世界百年大变局前夜的正常反应

2018年09月06日 反应釜百科 280 views

奥巴马任期内,美国就开始日益焦躁,当时的主要表现是疯狂在世界各地军演。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焦躁症更是大发作:疯狂“退群”,疯狂制裁,疯狂挑事,疯狂打贸易战……

美国为什么会越来越焦躁?因为美国内有五大焦躁病根,外有六大焦躁病症。

让我们先看看美国内部的五大焦躁病根。

一、美国GDP之痛。

美国作为世界霸主,经济总量必须世界第一,否则会立马失去世界霸主宝座。

上世纪70、80年代,因为美国过度超印美元,是美国由实业帝国向金融帝国的转型期。这个转型期的最大阵痛,是美国实体经济GDP不断萎缩,乃至被日、英、法和西德四个小兄弟超越,美国不得不逼四个小兄弟签订《广场协定》。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把世界带入了互联网时代,美国也因互联网神话而经济高速发展。所以,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GDP真的是高速增长。

2000年,美国的互联网神话破灭,所以从2001年到2008年,支撑美国GDP高速增长的主要靠房地产和股市这两大泡泡。

2008年,美国的房地产泡泡也破了,并导致世界性金融危机。偏偏中国的GDP反而在逆境中呈两位数增长,这迫使美国的GDP也必须继续高速增长,否则必被中国超越。

然而美国的GDP中,第一产业的农业GDP增长潜力已挖掘殆尽,再说农业补贴高达40%,农业GDP增长越快,政府补贴负担越重。第二产业的工业GDP早被中国超越一倍以上,想靠工业GDP反超中国只能是白日做梦。

美国要想保住世界经济总量老大的位子,只能靠增加第三产业的GDP。

而第三产业中的服务业GDP也是增长潜力有限,楼市泡泡也不可能再吹,只能靠吹股市泡泡。

美国是吹泡泡高手,吹股市泡泡10年来自然大获成功。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又把股市GDP吹大了4倍多!美国股市市值已暴增至42万多亿美元,其中特朗普上任才一年多,就又增了10多万亿美元。难怪特朗普每每自夸这一最大政绩时,总是满脸骄色。

但是,美国股市吹出来的美元越多,美元越难找到流通渠道。

流通到美国国内市场吗?势必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美国经济很快就会崩溃。

流通到世界市场吗?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减持美元。也就是说,世界美元的流通和储备总量在减少,不是在增多。如果美元强行对外流通,势必引起世界性通货膨胀,导致美元大贬值,美元会更快被世界各国抛弃。

美元既然对内对外都难以流通,就只能过剩在股市里,而过剩越多股市危机越深。因为股市泡泡绝不可能一直撑下去,一旦撑破后果不堪设想。这恰恰是最让美国难受的。因为美国一边天天担忧股市泡泡被撑破,为此焦躁万分,一边还得打肿脸充胖子,时不时夸一夸美国的经济成就。因为如果不常常为股市泡泡自夸打气,哪怕只露出一丝丝焦躁和担忧,股市泡泡就随时都有可能破灭。

二、美国贫富两极分化之痛。

美国股市市值,1%的人占有40%,9%的人占有近41%,其余90%的人只占有19%多一点。当股市成了美国GDP的支柱,股市收入成了美国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时,美国国民收入的两极分化便不可避免。

10%的人赚的美元越多,美国股市里过剩的美元越多。90%的人赚的美元越少,美国人的购买力越下降,吃国家低保的人越多,抱怨政府、犯罪和闹事的人也越多……

美国的贫富两极分化之痛,日益痛得美国忧心如焚,焦躁万分。

三、美国债务之痛。

美国自里根政府搞星球大战后开始债务剧增。打那之后,美国历届总统的竞选纲领,都必然是向选民许诺降低联邦政府债务。可是,除克林顿总统因为任内确实经济高速发展而债务降低外,其余所有总统都是任内债务剧增。例如奥巴马,虽然既裁减军费,又从伊拉克撤军和从阿富汗裁军,但债务仍然翻番。特朗普当选后,两党恶斗又拿降低赤字、控制债务说事,但每控制一次,政府就关门一次。两党总算明白了:今后两党恶斗可以拿任何问题说事,唯独再不能拿控制债务说事。所以,特朗普政府可以放手举债,结果一年多举债1.5万亿美元,使联邦政府债务增至21万亿美元,而且马上就又要增至22万亿美元。既然举债事实上已不设限了,美国已进入虱多不咬债多不愁的境界,特朗普干脆破罐子破摔,索性将奥巴马任内降至6000亿美元的年军费开支,又增至7160亿美元。

问题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开始抛弃美债,导致境外美债总量在逐年递减而不是在逐年递增。这样一来,美国国债只能主要靠美国人自己买了。美国家庭、企业和地方政府合计已近50万亿美债,美国人当然再无力尤其不敢买10年期国债,只敢买2年期国债。结果自今年8月以来,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息差跌至20个基点,令人担忧的“收益率曲线倒挂”的可怕场景重新浮现。这种场景之所以可怕,是因为美国有史以来全部9次经济衰退之前,都出现过这种场景。因此,美国债务之痛,怎能不日益痛得美国寝食难安、焦躁万分?

四、美国贸易之痛。

美国此痛的最深病根,也是境外美元的储备总量,由过去的逐年递增变为逐年递减。正是这由增变减,让美国在世界贸易中日益由主动变为被动。

各国热衷于储备美元时,都竞相用上好商品与美国换万能商品--美元,都巴不得无限扩大与美国的贸易逆差。美国虽然是以纸换物,大占各国的便宜,但进口商品也不可能超过国内的需求总量,所以并不愿过多地用美元换别国的商品。这导致各国对美元的需求量大,美国的美元供应量小。正是这种供求矛盾,让美国在与各国的贸易中始终处于主动地位。

可是各国减持美元之后,尽管各国仍然热衷于用上好商品与美国换美元,但换回的美元要么通过购买美国商品还回给了美国,实现了与美国以物易物;要么用于各国之间交易商品。总之,各国不但再不储备美元,反而逐年减少此前储备的美元。这导致美国与各国的贸易逆差在逐年缩小,各国对美元的需求量日益小于美国的美元供应量。正是这种美元供求矛盾的反转,让美国在与世界各国的贸易中日益被动。

总之,当美国的美元日益多得过剩时,各国对美元的需求量反而逐年递减。这一矛盾必然导致世界贸易发生深刻变化。变化的总趋势是两个回归:一是世界贸易日益回归平衡,以物易物日益取代以美元易物。二是美元日益告别万能商品的属性,回归贸易中介的属性。这两个回归天天在警告美国:你美国依赖美元吃贸易逆差饭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所以,美国越来越难受万分,焦躁万分,乃至要与世界各国打贸易战,甚至想退出世贸组织。

五、美国民主之痛。

因为贫富两极分化,导致美国精英阶层民主与草根阶层民主日益对立。草根阶层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知道自己曾经的好日子是精英阶层带来的,现在的苦日子也是精英阶层带来的,因而本能地开始拒绝再选精英阶层的代理人。希拉里对这种拒绝应该感触最深。因为她是标准的精英阶层代理人,而黑人奥巴马不一定是,所以2008年,草根阶层选择了奥巴马。特朗普虽然是亿万富翁,但代表的却是草根阶层,所以2016年,草根阶层再次拒绝选她而选择了特朗普。

美国精英阶层民主与草根阶层民主的对立,正在撕裂美国,美国不可能不痛苦万分,焦躁万分。

美国的五大焦躁病根必有病症表现。下面我们再看看美国的六大外部焦躁病症是什么。

1.遏制欧盟失败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美国明伤暗害欧盟长达27年,用时不可谓不长;搅得欧洲、俄罗斯、中东不得安宁,用力不可谓不大。但是,俄罗斯不但没有成为欧洲的头号敌人,反而成了美国的头号敌人,拳拳打得美国痛。欧盟不但没有解体,反而生命力更顽强了。

2017年欧盟GDP为17.28亿美元,与美国的19万多亿美元GDP不相上下,因为谁都知道美国的GDP是有水分的。尤其欧元,在度过欧元区解体的危险期后,现在世界货币老二的位子越坐越稳。今年一季度,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从去年四季度的20.15%升至20.39%,而美元则由62.72%降至62.48%。更要命的是,欧洲还准备绕开美国金融结算体系而建立独立结算体系,即建立属于自己的支付渠道,挑战美元霸权。那么想想吧,如今的欧洲与美国渐行渐远,与俄罗斯渐行渐近;欧元则既挤占美元的份额,又要绕开美元结算体系,怎能不让美国焦躁万分?

2.打压中国失败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美国打压中国10年,中国反而在10年中快速崛起。一是“石油人民币”横空出世,深深撼动了“石油美元”霸权;二是取代美国成了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三是高端制造业紧追美国,一些方面已弯道超车;四是“一带一路”风头盖过了美国的对外投资;五是中国对各国的吸引力渐渐大过美国,连美国的盟友也纷纷与中国亲,甚至连日本也主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美国破釜沉舟,要与中国打一场决定胜负的贸易战,没想到也渐处下风。美国尽管把中国当成了头号对手,但却怎么也奈何不了这个对手,怎能不焦躁万分?

3.日益失去对中东的掌控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苏联解体后,美国一直独自掌控中东。没想到美国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因为暗自纵容“伊斯兰国”,让俄罗斯抓住机会重新杀回中东,从此美国在中东日益失去人心,节节败退,不但快要失去对中东的掌控,简直快被排挤出中东。没能摧毁叙利亚政权和搞垮伊朗也就罢了,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倒向俄罗斯也勉强可接受,连铁杆盟友以色列也与俄罗斯套近乎就不能不让美国心酸了。最可怕的是,连海湾国家也发生了动摇!海湾石油可是“石油美元”的根,但沙特却暗中与中国谈使用“石油人民币”问题,卡塔尔则干脆倒向了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美国现在拼命挣扎想挽回中东败局,但越挣扎越因徒劳无功而焦躁。

4.盟友众叛亲离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苏联刚解体时,世界哪个国家不想成为美国的盟友?美国的盟友谁不以是美国的盟友而自豪?可是如今,欧洲盟友与美国渐行渐远了;中东的盟友要么叛美亲俄,要么与美国离心离德,在美、俄、中之间保持中立;美洲的盟友,南美各国早已抱团疏远美国,连北美的加拿大也敢对美国说“不”了;亚洲的盟友,或者像菲律宾、巴基斯坦等国,叛美亲中了,或者像印度等国,拒做美国的盟友,或者像新加坡,由铁杆追随美国到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了,或者像韩国,成了被美国捆绑而随时可能挣脱捆绑的盟友,或者像日本,主动亲欧、亲俄、亲中了……盟友们或叛离或疏远或离心离德,美国怎能不焦躁万分?

5.霸权地位一落千丈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2003年,美国霸权地位达到巅峰时,在中东威胁要打伊拉克和伊朗,吓得两国大气都不敢出。美国诬指伊拉克拥有化武,总统萨达姆那么要强,也不得不同意美国派人去伊拉克搜查。搜查无果,美国又诬指萨达姆将化武藏在了总统府,萨达姆也被迫屈辱地同意美国派人搜查总统府。然而最终美国还是入侵伊拉克并绞死了萨达姆。

可是15年后的今天,伊朗再也不畏惧美国了,敢于一再与美国以强对强。例如,敢于登上美国舰艇抓美国大兵,拍摄美国大兵跪姿向世界示众;敢于拒绝美国的谈判请求,宣布不屑于与美国谈判。伊拉克也敢于和土耳其一道叛美亲俄。这两天,当美国派出军舰群到地中海准备再打叙利亚时,俄罗斯一反当初美国打南联盟时自己只敢做缩头乌龟,也敢于派出军舰群赴地中海军演,摆开了与美国军舰群对阵的架势。这无异于是无声地警告美国:你美国再敢打叙利亚,我俄罗斯绝不会袖手旁观!不只是像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这样的大中国家敢于强怼美国,像朝鲜、委内瑞拉等小国也敢对美国强硬。今非昔比,当连小国也敢蔑视美国霸权时,美国怎能不焦躁万分?

六、美国利益与世界利益矛盾日深让美国越来越焦躁。

这类例子太多太多,举不胜举。

例如伊朗与美、俄、中、英、法、德六国签订“伊核协议”后,伊朗停止核试验,美欧停止制裁伊朗并恢复与伊朗做生意。这无疑是一件有利于世界的事,但对美国却不利。因为伊朗使用欧元和人民币而抛弃美元,与中俄亲,还暗中帮叙利亚与美国作对。美国于是退出“伊核协议”并制裁伊朗。美国当然制裁的不只是伊朗,二是所有与伊朗有生意往来的国家。那些被美国制裁所伤害的国家,要么公开与美国斗,要么虽然暂时屈服却对美国心生怨恨。美国制裁伊朗一国,却弄僵了与那么多国家的关系,能不焦躁万分吗。

再例如美国一直通过军演威胁刺激朝鲜,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朝鲜发展核武器。好了,朝鲜决定放弃发展核武并炸毁核设施,选择与韩国及美国和解,这难道不是一件对世界有利的事吗?可是对美国却不利。因为美国的真实意图,并不是要朝鲜弃核和与韩国和解,而是要朝鲜半岛南北对立给中国添乱。于是美国不得不一边假装与朝鲜和解,先骗得世界的赞扬,一边又暗中生事,制造朝美、朝韩分裂。美国此举,不只是让朝鲜愤怒无比,让韩国伤心无比,也让世界各国失望无比。美国为制造朝鲜半岛南北对立而得罪了所有当事国,还让世界失望,能不焦躁万分吗?

还例如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冲突激烈。世界各国尤其是阿拉伯世界各国,憎恨以色列的同时也憎恨其靠山美国。美国当时经济高速发展,战略重点也在欧洲制造俄欧对立,并不需要中东生乱,所以真心促成了以巴暂时和解。以巴和解当然对世界有利,可是现在对美国不利。因为现在美国需要中东生乱,但“伊斯兰国”垮掉了,土耳其军事政变也流产了,只能寄希望借以巴冲突再次搞乱中东。这就不难理解,美国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将驻以大使馆从以色列现首都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美国此举虽然又挑起了以巴冲突,导致几千名巴勒斯坦人死于以色列人枪下,但遭到世界各国质疑和谴责,美国能不焦躁万分吗?

美国上述日益焦躁的各种表现,都是世界百年大变局前夜的正常反应。

因为当今世界正在出现的百年大变局,第一大变局就是世界领导国易位。

此前的世界领导国易位,最终都是武力决胜负。但当今世界是核时代,有资格争世界领导国的美、中、俄和欧盟“四大国”,谁也不可能用武力打败谁,只可能是败者自败,胜者自胜。

美国日益焦躁,正是美国在日益自败。

张国群,高级编辑,海口日报原副总编辑,第21届中国新闻奖评委,以关心人类命运为己任。著有《人民关天》、《人类出路》等专著,写有《世界走势》等系列文章240余篇。
  ▼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