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婆婆不让老公给我钱,我破釜沉舟放大招

2019年03月18日 反应釜技术 273 views

每天下午3点30分,看花花笔下的众生故事

 进也好,退也罢,肖红都不怕

1、

肖红的婆婆赵翠玲,今年还不到45岁。

小姐妹们都羡慕肖红有个年轻的婆婆,说婆婆能干,身体好,能省不少心。

当初亲家见面谈婚事的时候,肖红妈就说,红啊,你婆婆眼神儿里都透着精明,跑起来比年轻人都快,是个爽利人呐。

肖红知道,婆婆厉害,方圆几条街都是出了名的。

家里做饮料生意,公公那人软弱,家里家外都靠婆婆赵翠玲。

曾经有人在公公那儿赊货,后来算账的时候少给146块钱。那人看出公公记性不好,想糊弄过去。结果被赵翠玲发现了,骂得对方狗血淋头。

黑了心的王八羔子,想昧我家的钱!欺负我男人糊涂?我可不糊涂!我脑子就是算盘,一个子儿也别想错!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

街上人都说,为了一百多块钱,至于么……

赵翠玲一瞪眼,至于!

肖红老早跟柴明谈恋爱的时候,就听他说了,他们家他妈妈当家。

柴明说他爸妈本都是农村人,他爸有酒万事足,啥都不操心。他妈却想着,一定得去城里。于是硬扯着他爸到城里做生意。

两口子靠卖散装白酒起的家。在城里买了房子,扎了根。

后来又做饮料生意,家里维持着小康水平吧。

柴明读书不成器,他妈掏高价给他送到市里最好的中学,他上课总是打瞌睡,考试全班倒数第一。他妈拿皮带狠狠抽他,他就是读不进去。

无奈,辍了学,就在家里帮忙,开着面包车四处送送货啥的。

2、

肖红是个社区卫生站的护士。

她是农村姑娘,一门心思就想着嫁到城里。

经人介绍,认识了柴明。

两人彼此看对了眼,很快就谈起了恋爱。柴明经常开着送货的面包车带着她满城里逛。

柴明是城里人,家里有门面有房子有生意,模样也好。肖红对他样样都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人约会的时候,他经常身上没钱。

赵翠玲管账管得很死。柴明每次送货,收了钱,回来都要仔细对账。柴明手上可供支配的钱很少。一个大老爷们儿,掏两百块钱出来都费劲。

赵翠玲的说法儿是,年轻人不会过,妈管着家,以后还不都是你的?

肖红曾经跟他探讨过这事儿。柴明说,估计等我结婚了,情况就好了,你想啊,我妈就我这一个儿子,钱不给我,给谁?

肖红想想,也是。

于是,她就不计较平日里柴明没钱给她买礼物、没钱请她吃大餐了。

两个人谈婚论嫁的时候,双方父母见面。

赵翠玲处处透露着优越感,仿佛肖红是高攀了他们家似的。

肖红妈不卑不亢地说,我家女儿有工作,嫁给谁都不吃闲饭。

按当地的习俗,彩礼一般是6万6,或者8万8。

赵翠玲给彩礼给得不情不愿。再三问柴明,那肖家会不会拿了彩礼,不陪嫁过来了?

柴明说,放心吧,妈,肖红没哥哥弟弟,只有一个妹妹,她爸妈不会拿女儿的彩礼装进自己腰包的,会给她带过来的。

结果,赵翠玲给了6万6,肖红妈添了2千,陪嫁了6万8。

赵翠玲撇着嘴说,真小气,嫁个闺女,就花了两千块钱。

肖红听着这句话气得要死。

她爸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供俩闺女读书,本来就没啥钱。

再说了,村里好多人家儿拿女婿家给的彩礼给自己家盖房子买车子啥的,她爸妈这样的,在农村已经算非常开明的了。

辛辛苦苦二十多年养大的闺女嫁到你家,你还嫌嫁妆少?!

3、

结婚以后,肖红发现,婆婆对柴明的经济并没有放松,反倒是抓得更紧了。

原因是她觉得现在儿子身边有了个外人,更得防范了。

小两口的新房子就跟婆婆在同一个小区。婆婆抬抬腿就能上儿子家。她每趟来,都跟领导视察似的。

这儿没弄好,那儿没弄好,一通指挥。

每个月家里的开支,像沐浴露洗发水买菜这些,都要肖红出钱。

她结了婚反倒经济比以前更紧张了,这真是有苦说不出。

婚前,她还有闲钱买买口红面膜什么的。婚后,应付家里的日常开支都捉襟见肘。

她跟柴明抱怨了好几次。柴明也觉得对不起她,跑去问他妈。

赵翠玲把眼睛一翻,你这兔崽子,怎么那么听你媳妇儿的?她让你来问我,你就来问?你也不想想,她每个月工资,不支付家用,准备干啥去?那就是贴娘家啊!得让她为这个家花!花完,就没闲钱贴娘家了……

柴明劝不动他妈,只能在媳妇儿面前装孙子,受夹板气。

肖红哭着跟闺蜜抱怨。

本着“劝和不劝分”的态度,闺蜜说,你想想你婆婆的优点,你瞧,她早早地给儿子买了房子,你们刚结婚,就住新房,全款房啊,连房贷都不用还,多好。要是嫁个穷家庭,你还得为房子操心呢!你看我,每个月还愁房贷!

肖红说,你们房子是婚后买的,你还房贷,房子有你的份儿啊,等于你的钱还是你的。没错儿,柴明他妈是买了房,还是全款的,可那是柴明的婚前财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那母子俩要是撵我滚蛋,我屁话说都没有。

肖红越想越委屈。

4、

大半年过后,肖红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第一时间告诉柴明,柴明很开心。一个大男人,跟孩子似的,蹦蹦跳跳。

傍晚,赵翠玲过来的时候,柴明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

赵翠玲瞥了瞥肖红的肚子,说,明儿我带你去看看,是男是女,要是女孩儿,就喝转胎药,前三个月还来得及,后面就晚了。

肖红说,妈,我自己是学医的,难道我不清楚吗?转胎药是骗人的!不仅伤身体,还没用处!

赵翠玲就好像听不见似的,明儿我开车带你去。

她一贯是这么强势。在家里,大事小情,说一不二。

第二天,她扯着肖红去了一个大仙儿家。大仙儿摇头晃脑算了一番,说是男孩儿。赵翠玲松了口气。

肖红翻了翻白眼。

赵翠玲说,你别不信!大仙儿很准的。当年我选门面,就是找大仙儿算的,这不,家里生意一直都不错。

随她吧。肖红叹了口气。好在婆婆没弄转胎药给她吃,好在大仙儿算她肚子里是男孩儿。不然,家里又得乱一场。

很快,肖红的孕期反应上来了,吐得昏天黑地。

连喝口水都吐。

不进食,营养跟不上,走路头发懵。有一次,差点儿让车给撞了。

柴明知道了,一阵心惊,说啥都不放心让肖红再去上班了。

肖红自己体力不支,也撑不住了。干脆就听老公的,辞了职。

她辞职后,没工资了。赵翠玲这下子不得不拿钱给柴明用了。

肖红拧着柴明的耳朵,你一年到头给家里生意帮忙,就算是你妈请的工人,也得发工资吧?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拿钱养家不是正常吗?

5、

赵翠玲是真抠啊,一番商讨后,决定一个月给儿子两千。

柴明说,妈,家里有孕妇呢,这哪儿够啊。

赵翠玲说,营养品我亲自买了送过去,你们买的,我还不放心呢。

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不想给儿子钱。

有一回,肖红的妹妹来家里玩。肖红收拾了几件怀孕之前的几件旧衣裳给妹妹穿。临走时,正好儿撞见了赵翠玲。她使劲儿瞅了几眼肖红妹妹手里拎着的袋子。

晚上就给儿子说,我早就说了,农村丫头眼皮子浅,这不,我亲眼看见,你老婆的妹妹从你家走,提的拿的!这是要把婆家搬空贴娘家啊!

柴明好一阵哄,赵翠玲才消气。

肖红十月怀胎,生了个男孩儿。

长得跟柴明小时候很像,可爱极了。

赵翠玲这才对肖红有了点好脸色。

但是,在钱方面,依然不放松。

肖红整个儿孕期、哺乳期,都过得非常拮据。

她爸妈从农村过来看望女儿和外孙,手里拎着几只土鸡老鸭,还带了300个土鸡蛋。

临走时,肖红想拿点钱给父母用,都拿不出来。自己委屈地伏在枕头上哭一场。

肖红妈安慰她,我们不用你给钱,在农村没啥开销,种地养鸡,够我和你爸花,还有多的呢,你别操心。倒是你,嫁人了,就好好过。你婆婆那人,扒家,精惯了。可到头来,还是为家庭。

肖红受不了。

本来哺乳期雌激素就分泌过剩,加上婆婆对自己如此苛刻,心情越来越抑郁。

她总是向柴明发无名火儿。

渐渐地,夫妻感情也不如从前了。

6、

孩子半岁的时候,肖红说什么都要断奶,去工作。手里没钱的滋味儿太难熬。

她蹬着高跟儿鞋,把儿子往婆婆那儿一放,自个儿就去上班了。

为了不让婆婆算计她的工资,她干脆跟几个同事合租了房子住。

去他奶奶个腿儿!

她恶心坏了那一家子人。

她再也不要下了班回去,还买菜做饭,伺候老公了。

贴钱,又贴人,到头来,人家把你当外人、当贼防,图啥?!

一开始,赵翠玲以为肖红是闹闹小性子,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她不仅自己不上心,也不许儿子去找。

她说,肖红一个农村丫头,能嫁给你就是天大的福分,还想折腾什么幺蛾子?何况,有儿子牵住她的心。你放心,用不了多久,她自己乖乖的回来!

可她算错了。

肖红就是硬挺着,不回来。

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俩月……

肖红不仅不回来,还可着劲儿地捯饬自己,拍美美的照片发朋友圈。

柴明慌了。肖红这是要干啥?

赵翠玲也急了。

终于,她忍不住打电话给肖红。肖红接都不接,直接摁掉。

没办法,她亲自去卫生站找。

一开始,赵翠玲还气焰嚣张,肖红,你一个已婚妇女,成天不着家,咋回事?日子还过不过了?

肖红把话说得嘎嘣脆,我受够了那种日子了,要么,你就给柴明开个分店,让他自己管财务,独立出来。要么,我就跟他离婚。

赵翠玲说,他还是个孩子!他懂啥!就算是开分店,也得我来管!

肖红冷笑,就是因为你这样不放手,他才一直不成长!你一辈子把他攥在手心里算了!到时候,你死了,他仍然屁都不懂!拜拜!

说完,她就把赵翠玲往出推。

7、

肖红的话,在赵翠玲脑子里打转儿。

也许,是她抓得太紧了。儿子性格上的懦弱、拖泥带水,是否跟自己一贯的行为处事有关呢?

赵翠玲打了个哆嗦。

一直以来,她把自己活成了顶天立地的女汉子,撑起一整个家。是时候锻炼儿子了。肖红那死丫头说的对,自己总不能跟他一辈子。以后自己死了,他还是得当家做主立门户啊。

赵翠玲思量了一夜。

她决定给儿子开个分店,让儿子打理。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对儿子放开手。

新店开业那天,肖红搬回了家。

其实,肖红一开始就想得很清楚。

如果婆婆同意她的提议,对柴明来说,是个锻炼的机会,从此他可以自己管钱,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爷们儿了。那么,她跟他的日子,也未尝过不下去。毕竟,他们是有感情基础的。

如果婆婆不同意她的提议,那么,就离婚。她不想一辈子跟个傀儡男人一起过,一辈子被婆家人当贼防,一辈子仰人鼻息,一辈子花钱战战兢兢。离了婚重新洗牌,她也不怕。

进也好,退也罢,肖红都不怕。

她铁了心将婆婆一军。她赢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