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春衫薄,满楼红袖招

2019年02月07日 反应釜设备 288 views

唐代诗人韦庄的诗歌作品,入选中学生教材的极少,因为他是花间派的词人,诗歌有浓重的香艳气息。我最爱他的一首《菩萨蛮》: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

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年少春衫薄,满楼红袖招——实在太有画面感了。英俊的少年鲜衣怒马,美丽的歌姬在青楼上挥舞着红袖揽客,我甚至想象出她们在唱:“来啊~~~,快活啊~~~”

这是古代歌姬和恩客之间的画面,没有想到几千年后的今天,部分脊梁骨被打断的中学生,居然把自己的身份定义为青楼歌姬,把命题老师和阅卷老师当成恩客,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一幕幕令人作呕的媾和。

题目:对悲伤的同情是生活中一种普遍而强烈的感情,然而旁观者眼里的悲伤未必是被同情者心中的悲伤。

歌姬作文吐槽:

跨过那条鸿沟(65/70)

1梵高曾如此抒发自己内心的绝望:“我的心里烧着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却只看到烟。”火舌吞噬之下的切肤之痛,在旁观者的眼中只留下一堆断壁残垣。

歌姬的确不同于底层野夫村妇,上来就一句高规格引用,与主题配合的极其默契,给恩客极度舒适的阅读感受。其中“吞噬”、“切肤之痛”、“断壁残垣”这些高规格词,在底层人民的文章中根本不可能出现,仿佛歌姬头上的耀目珠钗,有先声夺人之妙。

2社会中全知视角与限知视角的差异,往往会造成对个体群体悲伤的误读,从而导致交流的隔阂。而且误读,无需多言,自然是应尽国民之全力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的。

经过了第一段的精彩亮相后,歌姬大招连发:“全知视角”与“限知视角”的使用,给文章涂抹上了一层学术的色彩。很多“阅卷恩客”既没有学术功底,又渴慕学术知识,看到这样的文字,心中愈发崇拜这位歌姬了。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你不觉得这句话——“自然是应尽国民之全力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的”——很奇怪吗?“同情”,又不是“台独”,又不是“精日”,为何要“扼杀在摇篮里”?

歌姬作文的特征突然暴露了。题目只是一句对同情的描述,没有褒贬。“人心隔肚皮”——这又不是什么不对的,必须要解决的,一定可以扼杀的现象。然而,歌姬仿佛接受到了恩客的指令,不管对错,就按照恩客的意思胡编乱造瞎逼逼就可以了,因为歌姬的表演,不是给大家看的,说白了,只是服务于阅卷的两名恩客而已,分数拿到就好,管什么是非对错,人间真理!

在“语文老鸨”的长期训练之下,这些歌姬把揣测命题人意图,迎合阅卷老师口味,当成人生头等大事。至于“人格独立”、“思想独立”这些写作者的基本素质,她们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

3同理心的缺乏是个体之间存在对悲伤理解之差异的祸魁。诚然如莫言所说,当全世界都在恸哭之时,要允许有人不哭。而对于同理心的召唤,并非要求人人共享雷同的悲喜,而是倡导一份相互的体谅与宽容。而这份同理心在当下是稀缺的紧俏货——江歌案已过去近千日,凶手已得到严惩,为何你江复莲还要终日吃你女儿的“人血馒头”?这位发出以上言论的网络暴民,为何面对他人骨肉分离天人永隔之痛,为何不能现出一丝同情同理之心?可见正因他们缺乏这份同理心,缺乏哪怕是一丝追求同理心的热情,才会导致如此误解甚至是下一段悲剧的祸端。同理心缺乏的背后往往是生活环境,价值取向和人生经历的不同共同导致的,这一点由于客观世界的复杂性而无可厚非,却也无可奈何。

第三段是作者歌姬身份的进一步暴露。因为没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想,歌姬作文再花招百出,顶花戴朵,她也不可能写出什么真正有价值,有独特性,有思想性和学术性的内容。第三段逼逼了半天,还是一句“人心隔肚皮,你们咋就不体谅体谅人家”。从思想性上来讲,这篇65分的作文和45分的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另外,“江歌案”中江歌母亲江复莲的很多诉求并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网友对她的质疑也合情合理,毕竟同情归同情,法理归法理。当然,我也知道,歌姬并不关心这些,她只是要使用这个事例进行“感情表演”而已。

4古语云,君子多忧,小人多患。历史的长河中有许多被惊涛骇浪所淘洗出的骊珠。而他们的价值体现却被群众所屏蔽,所不解——因为他们的悲伤早已跳出了平凡人生死名利场上的零和博弈,而臻于对全人类命运的忧虑,甚至是对美、真理的祭奠。他们为更多人的事物贡献自己的悲喜,燃烧自我的精神钙质。南开先生张伯苓为中国新式教育而忧虑悲戚,故而殚精竭虑,白手创立南开大学,而旁人多同情其清贫苦寒;敦煌壁画的守夜人常书鸿先生为飞天的美丽而忧思难眠,而张大千却唤他将自己判了个无期徒刑,与黄沙为伴,与蟾宫酌酒……思想的维度,深度的差异造成了平凡之人与伟人之间的鸿沟。而这两个群体之间的鸿沟,却是悬在一个民族百会穴之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刃是要给我们时时以警醒的。

阿西吧!写完第三段以后,歌姬其实已经没有话可以讲了,没想到她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拼死一搏,将毕生所学统统“甩”了出来!

我们先看一些名句和意象的密集程度“古语云,君子多忧,小人多患”、“骊珠”、“生死名利场”、“零和博弈”、“祭奠”、“精神钙质”、“民族百会穴”(这是什么?)、“达摩克利斯之刃”——看得我都要窒息了。意象之反复密集已经到了浓度饱和的地步。可见,平日里,这位歌姬是多么努力地背诵这些“花花肠子”,虽然我很看不起这些“奇技淫巧”,但还有几分佩服啊。

张伯苓和常书鸿的事例已经完全脱离了“同情”这个范畴,纯粹属于为了增加逼格和字数而用例。但是我相信,经过前面一顿狂轰乱炸,“阅卷恩客”们早已晕头转向,那里还分得清东南西北,乖乖交出银子了。

5然而未来并非不可期,达摩克利斯之剑虽寒光闪闪,但我们仍有奋力一跃将其握在自己手中的机遇。央视名记柴静说,唯有培养对思维现实客观世界的复杂性进行体谅与理解的习惯,我们才会避免对事物妄加赞誉和批判的恶习。同理尽管个体的种种差异性客观存在,但我们仍要以米兰·昆德拉的布拉格精神——潜心、仰视的鸟瞰——去尝试理解凡人、伟人的悲喜跨越那道横亘在众人之间的鸿沟——那是跨越卢比孔河的勇毅与壮举!

歌姬在第四段的没话找话,东拉西扯,拼命堆砌,她自己心也很虚的,所以,在第五段,她选择进一步堆下去,无所不用其极,誓将恩客服侍得“欲仙欲死”、“魂飞九霄”!但是一个没有独立思想和高质量阅读的人,她是非常有限的,其源泉是表面丰富,根底枯竭,再堆砌下去,必然自曝其短,吃相难看。

《布拉格精神》是克里玛写的,不是米兰·昆德拉。破折号当中的“潜心、仰视的鸟瞰”,是什么鸟意思我也没看懂。“跨越卢比孔河”是关于凯撒的一句谚语,意思类似于中国的“破釜沉舟”。理解一下别人就要“破釜沉舟”?真的“破釜沉舟”的时候你岂不是要“排山倒海”了?

6木心曾言,当你笑,世界便一同与你放声大笑,当你哭,你便独自哭。人人皆有独品悲喜的权利,但更重要的是在于人人皆有权利让自己的悲音在宇宙之间得到共鸣。

歌姬当然知道文章的结尾很重要,于是拉木心老师的话再来装逼,但是这句话是张爱玲老师说的,不是木心老师。歌姬本人写的结尾倒是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呆滞的可爱:“人人皆有独品悲喜的权利,但更重要的是在于人人皆有权利让自己的悲音在宇宙之间得到共鸣。”我心想:你就自个儿鸣吧,谁要睬你啊?

歌姬作文在目前各区各校的优秀作文中,都占有极大的比例。根本原因有两个:①高中疯狂扩招,真正有才华的学生只活在名校的顶端,其他各校连口“残羹冷炙”都喝不到了,只能在“群丑”中挑些略有姿色的,冒充优秀作文;②语文老师本身素养底下,意识落后,愚昧培养出更多的愚昧。

歌姬作文和优秀作文只是长得像而已,其本质是绝对不同的。歌姬作文不是丰富,是假装丰富,琳琅珠玉挂满身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平庸的姿色,从“恩客”那里骗点分数而已。

我们写作文时,要不要揣测命题人意图?

当然要!但是我们得出命题人意图的目的,不是为了跪舔他们,而是为了和他们平等地对话。“立意”等于“跪舔”这个观念已经渗入了很多语文老鸨和歌姬的大脑中,你千万不能染上这个下贱的病。

至于阅卷者喜好?我的观点是——做你自己。不要去写过分的、低级下流、不好笑又搔人笑、触碰红线的文章,但也不要为了迎合他们的低级趣味而改变自己。记住这句话: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例文示范:

同情一下又何妨?·王小白

1同情是什么?同情是对他人的苦难、不幸产生关怀、理解的情感反应。人类的同情,无关乎对象的强弱、贫富,甚至还可以延伸至动植物等对象。雨果的《悲惨世界》中歌颂同情,日常生活中我们因为同情而惜老怜贫,同情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情感啊!

首段进行概念界定,并且鲜明地亮出自己的态度。

2“同情”在我看来,不啻于一种进化的恩赐。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激发我们去感受他人的感受,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为了摆脱这种痛苦的感觉,我们自然会希望他人的悲惨程度可以减轻,这就是同情心的产生机制。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有合作、利他基因、能对同伴感同身受的人类更容易延续其DNA。也就是说,我们人类能走出非洲,走到今天,“同情”功不可没。

第二段是我的作文和歌姬作文重要的区别。歌姬作文是用词藻填充字数,我是用知识填充字数。

3题目中所言的“旁观者眼里的悲伤未必是被同情者心中的悲伤”,此语出自美国哲学家爱默生。这句话是对同情的解读,并不是对同情的批判。你可以举出很多同情的负面作用,例如,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在同情他人,而是借同情在“自怜”;又如很多人在施以同情的时候会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等等。但这些都是个案,不具备普遍性,是这些具体的人出了问题,而不是同情有罪。爱默生这句话,类似于中国人的俗语“人心隔肚皮”,没什么深刻内涵可言,也不是亟待纠正的错误。

第三段紧扣题目,和题目展开对话,即“我明白命题人的意图,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要表达”。

4对同情强烈抨击的哲学家尼采,针对的是基督教的同情,而非世俗意义上的同情。尼采认为,基督教的同情否定了痛苦,弱化了人的意志,而痛苦是人生的本质,否定痛苦就是否定人生。但这只是尼采悲观主义哲学中的一种观念,不是我们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的唯一方法论。尼采认为“通往个人的天堂总需穿越个人的地狱”,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总不能放弃同情,否认同情,冷眼看着弱势群体“穿越地狱”。

第四段为“王炸段”,从哲学的高度解读同情,言歌姬所不能言,站在比阅卷老师更高的高度看问题。

5二零一八年1月9日,一张“冰花男孩”的照片传遍网络。云南昭通的留守儿童王福满因为天气寒冷,走到学校时,头发、眉毛、睫毛上都结满冰花。这张照片激起了广大网友的同情,在大家同情心的推动下,当地孩子们的学校装上了取暖设备,基础设施大大改善。同情即便没有同情到别人内心深处,又何罪之有?

第五段用现实事例佐证观点。

6爱默生认为“旁观者眼里的悲伤未必是被同情者心中的悲伤”,这只是一个对“同情”的客观描述,并没有加以褒贬。误解了他人的悲伤又怎样?同情总好过冷血无情吧?同情本身只是一种人类的正常的,不可抑止的情感,不能将其污名化。这个世界已经够冰冷了,我们不仅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同情,更需要将同情的能量延续或放大。一个人因私人情感而悲伤,我们即便同情也爱莫能助。但是像“冰花男孩”王福满那样的因为地区发展差异,扶贫工作的不到位造成的痛苦悲伤,格外需要我们施以同情。

7但同情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对苦难的同情不应是偶发性的、一次性的行为,它需要“成长”为长效的机制和完善的体系,尽量减少贫困和不公正对人类尊严的剥夺,减少我们再次同情的机会。我知道我眼中的悲伤不一定你是心中的悲伤,但这又何妨,人类的心灵既有别人永远走不进的密林,也有相互绵延交融的草场。

第六段和第七段鲜明地、理性地举起自己的观点。

8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第八段用《琵琶行》这首充满同情的诗歌中的句子结尾,暗合主题,余音绕梁。

记住你的身份,你不是一个在见不得人的地方,服务几位恩客的歌姬,你是一个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在台上发言、论辩的理性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