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侠缘连载第八十五章破釜沉舟

2019年02月11日 反应釜设备 170 views

他拼了,是以不要命而求保命,破釜沉舟,毫无防守的攻击。一个临死的人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可怕的,不知道是那位圣贤人说过这句话。郭龙太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并且将这句话的精髓发挥的淋漓极致。

而林新兰、吴玉青纵然想杀他,却也不希望自己带上任何一点伤,毕竟此时的郭龙太对他们来说就是囊中之物,瓮中之鳖。所以他们便暂缓了一下攻势,改做防守。因为他们也清楚,这种可怕的力量只是刹那间的,一定不会长久;而他们却有一段充足的时间至他于死地。

郭龙太等的就是他们这种想法,所以拼命一招攻出的时候,便张口大喊:“王兄,快来帮忙。”林新兰俩人大惊,深深后悔自己的失误,连一旁有人来了也没有发觉。而就在他们向林外望了一眼之后,他们更加责怪自己的错误。郭龙太向谁喊叫?没人知道,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看到第四个人,郭龙太也不知道,因为他根本不认识一个什么王兄。而是在喊过之后,双脚一蹬,身形射出了树林。

的确,林新兰完全可以在十招之内斩杀郭龙太,以她的修罗剑法,绝对有九成的把握。但高手过招,往往一个失误便可立马转败为胜,更不用说错误。

吴玉青深怕自己身份被郭龙太揭穿,狠狠一顿足,就要追赶。林新兰却拦住他,笑道:“你不用追他。”吴玉青看了她很久,心中才真正的佩服她。不只是她的淫荡,更是她的深沉。近墨者黑一点都没错,不过她这时候笑出来,吴玉青就想打她一个嘴巴,但他没做,只冷冷道:“难道你不怕?”

林新兰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怕?咱们谁不怕?只是郭龙太他孤掌难鸣,其他人怎么会听得见?你需要的是去想办法怎样救出小姐才是当务之急。”吴玉青也希望郭龙太一个巴掌拍不响,但他还是要担心,毕竟他还比较注重他的正道身份。

又过了两日,倪士水俩人腹中的食物早已消化的清洁溜溜。水姑娘越发心慌,这时候怎么还不见天鹰教的人救她出去?却不知道天鹰教众此刻正协助金兵攻打王彦、梁梦芳,剩下她手下三个堂主驻扎在山下镇上,却苦于山上防守森严,根本混不进去。倘若硬抢,不但救不出她,却连他们恐怕都要永远的留在武当山。

倪士水还在摆弄稻草,忽然抬起头,长出一口气,小声道:“水姑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不耐烦地瞪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在这鬼地方那来的好消息?”倪士水轻松地说:“天鹰教的人来了。”

她立即睁大双目:“真的?”忽觉不对,凭自己如此深厚的内力都没听到有人来,倪士水怎么会听见?又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倪士水笑着反问道:“天鹰教的人来了便能救你出去?”她又哼了一声道:“废话。”

倪士水把水袋仍给她道:“那你把这两口水喝了。”她一把夺过来,却并不喝,道:“你想早死啊?我可不想。”倪士水悠悠道:“咱们就要出去了,那还用得着这两口水?”她太渴望出去了,以至神思都有点不清,看倪士水说的煞有介事,一把抓住他,将信将疑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倪士水轻轻抓住她的手掰下来,道:“天鹰教可以救你出去,我也可以。”她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尽管她根本看不见,喜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旋即又失望地跌坐在地上,道:“你少骗我,要是你能出去,何必在这儿忍饥挨饿?”倪士水笑道:“那是我现在才刚刚弄好。”

她突然觉得倪士水也许不是哄她高兴,也许是真有办法能出去。不由轻声道:“你有什么办法?”倪士水指着稻草笑道:“你看,我们刚来时我便发现这稻草全是新的,显然是为了关押我们临时割的;在这里虽然潮湿,但远没有腐烂。”

她也不敢再打断倪士水的话,但却还是忍不住问:“就算是临时割的,那又怎么样?”倪士水道:“这便是了。我发现这些稻草极有韧性,可以编接起来,编成一根绳子。”她惊呼道:“绳子?喔,原来这些天你不是在扎草人,而是在编绳子。”她双眼看不见,压根就没想到用草接绳。此时有了绳子,她的掌力就能够着铁栅栏,能够得着,要弄开栅栏那就易如反掌了。

只听倪士水道:“不错,是绳子,这些天我一直在接绳子,你看。”他从背后拿出一盘草绳,来到偏僻墙角展开。足有三丈来长。

水姑娘此时的心情不言而喻,虽然如今还没有出去,但总归是有希望了。她笑着用两只拳头轻轻捶着倪士水道:“你好坏,这都不跟我说一声,难道我不能帮你接的快些?”两只小手在他胸前‘咚咚’捶个不停。

他心中也高兴无比,现在就算这双小手能把他捶出血来他也是愿意的,但他晓得此时时间更是宝贵。他继续道:“如果你知道了,便不会陪我演戏,便要被他们发现破了我们的希望。”

当他说我们时,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见她没什么不良反应,便愉快地道:“反正今天我们要出去了,你快把水喝了。”她忙点点头,一口气喝完水,道:“现在怎么办?”

她本是很有主意的人,但现在她竟不自觉地想依靠他。他看了看上面的天光,道:“我们先把两个道童引来看,我的匕首能杀死一个。”这时候他也狠心了。她道:“绝阴指力也能杀死一个。”倪士水点点头道:“你先躲在墙角,等他们一探头,我一扬手,你便出手。”她点点头,依言蹲在墙角。

却见倪士水紧握着匕首,忽然大声尖叫起来:“唉呀,不好啦,那魔女怎么不见啦。”此语一出,惊得上面两道童满面失色,忙连滚带爬跌到栅栏前探头向下看。果然不见了水姑娘,心中大为惊骇,本能地脑袋又往前伸了伸,想看看她是不是在墙角。

就在此时,倪士水手里飞出一道白光直取道童。两道童大惊,一时竟呆了,便见另一条白影自墙角电射般飞起,一扬手,一名道童哼也没哼便断了气,那一指竟穿透了道童的头颅。

她气力犹尽正自落下,却见那道白光匕首只削破另一个道童的脸颊。道童吃了一痛,清醒过来,张口就要大喊,她又屈指一弹,一束指力射向道童眉心,道童未来得及叫出半声当即栽到。她双脚这才落地。

标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